长明

只吃锦玉,欢迎同好(๑•̀ㅂ•́)و✧

可能要到寒假才能更新了,不过放心,寒假我一定会更完!
月考成绩出来了我真的心累(´°̥̥̥̥̥̥̥̥ω°̥̥̥̥̥̥̥̥`)
最近的超话让我觉得不努力都不配当天妃的错觉,我要努力学习,也祝大家能调节好追星与学习,借用一句天妃的话:
爱云熙就将他当成照亮前行的灯塔,而不是饮鸠止渴的毒药。
大家一起进步啊(๑•̀ㅂ•́)و✧努力学习or工作!

藏风(番外-锦瑟-中)

天帝玉上线,喜提六界帝位,真玉-六界独尊-帝,逆风翻盘!
然后这章涉及到一些前面的内容,抱歉了我没有电脑,改日我写完了藏风,再给大家做个合集,在此之前麻烦小可爱手动去藏风(一)了,看了之后可能会觉得连贯点(•̀⌄•́)

    “太微,你竟如此狠心,一箭双雕,竟连亲生骨肉都不放过!我早就不该信你!”荼姚目眦欲裂,用手去抓住太微的手臂,却被他宽袖一甩,狠狠弹开。

    “来人,将这俩不孝子给我带下去,打入婆毗地狱。”太微一声令下,却无人听从。

     呵,待本座统一六界,你们这些人,一个也别想活!

     冷笑了一声,太微欲用法术将润玉身上的军令拿下,却忽见得润玉笑了起来“父亲,您真以为润玉会如此不堪一击?”说罢便起身,灵力微现,缚仙绳,腹部的剑一并消失了。

     太微心中暗道不好,却忽听得有异动,众天兵魔军都听见了,往那声音源头一看,却见得彦佑隐雀带着鸟族大军不知不觉中围住了天魔两兵。

     “陛下,臣等来迟,愿听候发落。”彦佑隐雀屈膝半跪,二人身后是来时不巧遇见了鸟族大军的锦觅,此时被人牢牢看守着,看见润玉一副重伤的模样忍不住红了眼。

     “润玉,你……你故意拖延时间待鸟族大军前来,真当好心计。”

     “难道您以为您的行踪当真那么容易被隐瞒?父亲也演得一出好戏,润玉差点真的以为您就从此放下,要做一个痛恨天界再也不愿回来的逍遥游仙,只可惜在这六界之中,您的一举一动,自然不止七八人看察,暗处的眼线数不胜数,我只当不知,也想给不过是父亲一个机会,可惜您不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天道无情,说起来还要多谢父亲,旭凤与我针锋相对,魔界之患,迟早还要再战一场,不过早晚罢了。”

    “并且您从来就看错了人,这天下的帝位,只有我才是最适合的人选,所以我才在您欲授旭凤储君之号时兵变。如今,旭凤中了蛊术,群龙无首,鸟族大军又至,您送孩儿的这一份礼物,实在是丰厚,润玉在此谢过了,这统一六界的大业,我来帮您完成。”

     在润玉说话时,荼姚忽然蓄力到了旭凤身旁,随即二人一同消失。润玉自是发现了,不过兵符在太微手中,这对母子已无实权,无需畏惧,之后不过再费些心思去找罢了。

     太微被拿下了,魔军令也被移交给了润玉。只是没想到太微见自己已是穷途末路,便自毁元神,手中还握着他为天帝时所戴的玉冠,太微元神散尽后玉冠叭嗒一声摔在了地上,如断弦最后一悲鸣,后再无声晓。

     锦觅获准便立即奔向了润玉,用法术为润玉疗伤。

     “还好没伤到心肺,我这有大金丹,你快服下……”

     润玉着锦觅手忙脚乱,眼眶红红的样子,心下一暖,“觅儿别担心,我不疼。”

     “你又诓我,明明都伤成这样,你还笑,别说话了。血才止了,你别又把伤口扯到了。”

      话正出口,又是动乱横生,原来四大凶兽见太微归西,分散了想要逃散。

      润玉便派两个天兵守着锦觅,用手摸了摸锦觅的发顶,眼中满是柔情。“觅儿不要胡乱走动,在这里乖乖等我回来。”

      “可你已经受伤了。”锦觅用手拉住了润玉的衣角,动作轻微。

      “觅儿,我是天帝,这是我的责任。并且伤得并不严重,无足挂齿。觅儿放宽心,我很快就回来。”润玉转身看见锦觅眼中的担忧,回以一温润的笑容。

      “……好吧,你要小心,我等你回来。”

     

      荼姚并未离开天界,而是带旭凤一起躲在了九霄云殿中,将自己与旭凤的气息敛了。

      现下最紧要的是让旭凤醒来,否则一旦润玉封印了四凶,大战结束,自己和旭儿便再无翻身之日。这样想着荼姚又急着打座疗伤,待灵力稍稍恢复便将旭凤的蛊解了。只不过离旭凤醒转还有片刻,便小心翼翼地去殿门打探情况,若有变故便立即应对,却不想正巧看见了与润玉分别的锦觅。恨意顿起,自暗处施法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那两个天兵,又设了结界,让锦觅与自己独处。

     “小贱人,你如今做了天后,可是风光得紧啊。”荼姚说罢,琉璃净火扶摇而上。

     锦觅如今灵力早已不同往日,又因师从润玉,善水系法术,专克荼姚这般独善火术的人,几招相过,竟也未落下风。

     眼见形势胶着,荼姚忽然疯魔一般,灵力爆涨,所施的琉璃净火威力更甚,密集猛烈,匆忙招架中一簇火焰触至身上,立即死死胶着在身上,且从外形上竟看不出丝毫痕迹,可内里又真真切切有焚化之感,细密灼人,如针砭虫蚀,瞬间锦觅便七窍流血,跪倒在地。

     也是那一瞬间,龙鳞自锦觅心口处忽现,形成一道结界,任凭琉璃净火哪般天罗地网密集撞击都不为所动,坚固非常。手腕的水灵珠也有寒凉缓缓流向全身,减缓了丝丝灼烧感。强忍剧痛,锦觅调动本源之力,内外周天高速运转十几圈才勉强把那灼痛压下去了。

      “呵,润玉倒是对你上心,竟然将护心龙鳞都赠与了你,你和梓芬那个贱人一样,天生凭着一副皮囊便有男子死心塌地地惦念着!不过龙鳞相护又怎样,你如今中了我凤凰一脉的禁术,能让我施出这般折损寿命的法术你也是死不足惜了,装得这般洁白无瑕的模样,小贱人,你不知道吧。”荼姚索性停了攻势,龙鳞也随之落在地上。

      “以凤凰本源之火为引的琉煞禁术,所中之人,药石无医,就算你去寻了那药仙岐黄,他也绝对诊不出来异常。不出七七四十九日,你会丧失心智被心魔所蚀而疯魔,每日遭受针砭虫蚀焚烧之感,最终魂飞魄散,从这世上彻底消失。”

       锦觅想开口说话,唇齿轻启却连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都不能,气若游丝,口角鲜血直流。

      “你如今这模样,真是太合适了。”荼姚大笑,还变出了一枚铜镜,做样子地对着锦觅晃了几下。

      锦觅自是看见了自己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怕润玉回来找她时看见了会担心,便用衣袖拂去,因所使力气轻微,看起来像濒死之人最后的挣扎一样,红着眼一点一点地擦,外人看着都觉得十分费力,脆弱得不堪一击。其它地方的血迹都被擦去了,唯独嘴角的血太多,尽管染红了整个衣袖,但衣袖一带,反而往脸颊沾上一些,晕染开来,越擦越多。

      殊不知这番动作落入荼姚眼中便格外有趣,大笑着,将铜镜掷在了锦觅身上。

      另一旁的旭凤已醒转了,看着荼觅二人,半刻混沌后便立刻清醒了。

      “你做了什么!”

一一一战场
      四大凶兽生猛异常,但众人围捕,最终也全部被困在一起,在天魔大军合力开启的法阵中彻底飞灰烟灭了。

      大战终于结束了。润玉此番大胜,满心欢喜地去寻锦觅回家,入目却不见锦觅,只有两具天兵的尸体倒在地上。

      “觅儿?!”

      镇定心神,润玉心念微动,便感知到了龙鳞的所在地——九霄云殿内殿。

——————请看我

对的龙鳞就是戏多,会贯穿全文。与本体的感应这种骚操作导致润玉总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找到龙(锦)鳞(觅)GPS了解一下!
大龙可是六界第一辩手哈哈哈,润玉日后肠子都会悔青的,一转身老婆就不见了,后来还死了,还……咳,保密(ಡωಡ)
自古“等我/你回来”这句话就是死亡flag啊
这两章的确太平淡也不甜,我写着也难受,不过下章开始就好了,开始虐了,当然在大虐之前还有一章大糖的!
终于虐到锦觅了╮(‵▽′)╭
话就说到这里和大家拜拜了,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吃到的月饼好吃!♬︎*(๑ºั╰︎╯︎ºั๑)♡︎

     

    
    

关于锦玉,玉露

我想说锦玉就算万般不好,就算嗑的人少,我还是会死嗑这俩!(。•ˇ‸ˇ•。)
邝露虽然挺好的,但我只是对她有好感,谈不上喜欢,全香蜜我只吃锦玉,只吃锦玉,只吃锦玉!
另外我不明白,不喜欢就不喜欢吧,非想说服我然后劝我退坑然后去吃玉露。那我也想说虽然锦玉虐,但是前期很甜啊,硬要说的话,锦玉,玉露都是单向喜欢,为什么喜欢玉露就有理,就人心所向,锦玉就不被人看好,喜欢锦玉就令人费解了?T^T

好,提到原剧,说锦觅不适合大龙,但我觉得未必,因为大龙的某些经历我能感同身受,像他这样的,锦觅就是他的一束光,是他竭力想抓住的温暖。
一、锦觅不是天界中人,又是与天界素来有间隙的花界中人,他可以不用担心是天后的人,所以心防这关过了。
二、锦觅对润玉真的是无形撩无意识但杀伤力爆棚分分秒那种,第一次见面就刺激变身(我这么说怎么感觉有点沙雕(ಡωಡ))然后就说得一口彩虹屁,把润玉这个审美被族人同化得扭曲,从小到大以为自己面目可憎,尾巴不好看的人夸得清新脱俗又直击心脏,第一次见面就被送礼,并且锦觅那番言论真的狂加好感,暗中表达了你就是你,我不在乎你的身份,试问一个六界第一美人笑容杀加花式又有理有据(并不)的彩虹屁你能不动心?自然而然就不说喜欢都有很强的好感了啊!然后各种相处啥的,他喜欢上了锦觅,然后,关!键!的!来!了!自己暗恋的姑娘是自己的未婚妻,锦玉良缘啊!当时云熙那个演得很好,那种按捺不住的惊喜感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这里就被套牢了。于是就开始主动了,还有后来锦觅的“不委屈,我觉得还很划算呢。”还有送的那昙花,直接就满点了。
三、锦觅性格原因,大龙内敛,锦觅又活泼外向,又有点厚脸皮(我不是黑)比较主动,也没有什么心机,对待身边人是很真诚,大龙肯定就觉得她不一样啊。
四、最重要的一点,只能说大龙太惨了,之前都没遇见过什么真心对他好的人,就栽在锦觅这里了。真-由一个彩虹屁引发的惨案

锦觅虽然没爱过润玉,但是锦觅很专一啊,对别人都一样但是对旭凤就是不一样,和润玉的互动也完全没有婊的感觉,但是不顾父母亲戚的一切恩情非要和仇人的儿子在一起啥的也真的吃不下,后半段这俩认真的吗?为了爱情,亲情啥的都不要好吗?怕了怕了

锦玉白x白切黑这个设定反正我觉得非常好吃,只会写这对的,为了圆梦嘛,也是执念,相信这也是许多道友共同的执念。
这就是我写藏风的初衷。
邝露再好也请不要再跟我安利玉露了,圈地自萌嘛,谢谢了。(◍•ᴗ•◍)

藏风(番外-锦瑟-上)

   这是……哪?

       锦觅发觉自己在一条路上走,路尽头有一具巨大的轮盘,悬浮在空中,肃穆庄严,圆盘无数转动的六面小珠,越往内围,圈与圈之间的间距越大,珠子也越大,层层扩到最内围,一共六层,正中有一圆蓝色天珠,缓缓向西向东转动。四方皆为云雾,一个人站得笔直背对着她,信手催动那轮盘。道盘异动,最内层一颗珠子与寻常不同,转速愈来愈快,引得周围命珠的速度一同加快。那人想是察觉,便用法术察看那珠子。

       表面投出虚影,一粒球体在向前运动,本来球体沿着既定轨迹前进,在轨迹本该终止之前突然脱离,生生开出了一条新的路线。

       只听得那人说:“天机道盘,因果轮转,命运偏转,改变一时,终有止时。”

       那人转过身来,是张从未见过的面孔,身着云白仙裙,气质卓然,面上端庄平静,淡漠疏离。朝来客道:“命中注定的劫难,难逃。”

       锦觅心中有些惴惴不安。这梦有些蹊跷,却又太过真实,场景犹为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荼姚在宫殿中已许久,突听得门有响动。定睛一看,却是太微。

      “你如今来找我作甚?”

      “荼姚,念在你我夫妻一场,我给你一个离开这里的机会。”太微面上有怜惜的神情,荼姚看在眼里。

       “你且说。”

       “润玉谋权篡位,成了新任天帝。”

       “呵,哈哈!笑话!连你自己都如此落魄,我又能帮上什么忙。”

       “你精通蛊术,自有用处。润玉他如此谋反,让我丢尽了颜面,此仇必报!我本意传位给旭儿,润玉却横刀夺位,更逼得他入了魔界。我曾见过旭凤,可他却无上进之意,愚钝不堪。待旭儿拨乱反正,我们便去六界云游,我再不会沾染他人,一心待你,可好?”

       心中盘算一番,荼姚有些动摇“真的吗?你当真愿只待我一人?”

        “自然,天帝之位坐了这许多年,迟早都要传位给后人,但他润玉还没有资格!失去天帝这个名号后人走茶凉,心腹背叛,众人看我的神色都变了,这笔账,我定要好好清算!罢了,不提这些了,荼姚,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终于醒悟了,只有你是真心爱我。我想弥补你。”太微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执起茶姚的手。

       荼姚看着他的眼晴,状似入迷,却突然醒悟般甩开他:“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你真当会对旭儿如此好心?也会真心待我?”

       “若有半句虚言,飞灰烟灭。”

       “好,我……便信你。”

       二人相视微笑,状极情深。

      

       最近并不太平,天后失踪了,六界遍寻无果。而后魔界更是一违前约,带兵攻上了九霄云殿。

       四方云动,九重天上神魔大战一触即发。片刻间两方厮杀,血流千里,风起云涌,厮杀声冲天,不断有人落下云头。

       润玉与旭凤交手,越发觉得不对劲。

       旭凤虽灵力高强,但自己自重生来便拼命修炼,上次交战,远胜于旭凤。

       可这次旭凤的灵力却突然间爆涨,将自己力压,且对阵许久,他使的竟是水系法术。

       分神间看见了魔族阵营,有四大凶兽助力,杀人如麻,也自然看见了穷奇和端站着毫无作为的“太微”和荼姚。

       润玉忽然福至心灵,刀剑相接间,对上那双眼睛:“父亲?想必那边站着的才是旭凤吧,你们给他下了蛊?”

      太微大笑,便道:“还真是聪明,不过大逆不道,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天空中有巨大的卷云聚集,彷彿有人将天捅了一方大洞,两条真龙相对,各踞一方,龙啸呼啸着撞击,撕裂空气。黑云压城,空气中尽是逼仄之意,剑光繁显,划出长长的尾痕。

      灵力还是有些差异,加上太微招招致命,不经意间一个暗招,润玉腹部便被贯穿,紧接着是更加密集的攻击,形势忽然严峻。

       润玉如今连站立都很勉强,太微功势一发,润玉为了躲避竟直直坠下,落向九霄云殿前的长阶上。长阶上是天魔两方大军狠命厮杀,润玉手握赤霄宝剑,蕴含着雷霆之力的龙啸从天上径直冲向战场,那些士兵自然感觉到了,让出位置,躲闪不及的某些士兵甚至被震了出去。

       落地后润玉侧身便吐出了一口鲜血,余波太过强劲,现下连站立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破军,太巳,洛霖等人各自被魔军或凶兽缠住,虽看见润玉如此,却无法前去支援。

       局势已定。

       太微用缚神索缚住润玉,荼姚将“太微”带至他俩面前,顷刻间,二人皆恢复为原本容貌,众人被这一系列变数大惊,停下了战斗。

       “太微,谢谢你如此疼爱旭儿。”荼姚喜笑颜开,故意大声说。

       润玉有些自嘲地笑了,这就是自己的父亲。从未认同过他,从来都是如此偏心。前世记忆上头,心中悲凉一片,有什么东西彻底湮灭了,一毫不留。

另一边

       锦觅心中不安,天上的风云变幻她都看见了,一股强烈的感觉不断袭上心头,又忽想起那个梦,总觉得润玉有危险,于是在一众天娥中趁着人群吵嚷混乱悄悄化为霜花附在沿途云上,待众人撤后,又朝九霄云殿奔去。

       太微也笑了,却突然用法术梱住旭凤,果断干脆,又令所有人讶异。

      “旭儿!”

——————请看我
我又回来了(๑´ㅂ`๑),这篇番外可能有些长,然后可能大家会觉得润玉怎么这么不禁打,但是因为是重生,他也没吞穷奇,对太微也还有那么一丝感情(但也不可能被按在地上摩擦成那样,所以,他还没放大招)。
不管怎样,润玉肯定是要成为真.天帝的,太微和荼姚这两个妨碍他的因素是要领便当的,怎么领下章见分晓。(๑❛ᴗ❛๑)
锦觅不会死在这场大战,但她也还是会死。Ծ ̮ Ծ
大家可以去看一首诗,名字是《锦瑟》语句特别华美,我之前看这首诗,感觉就很符合锦玉二人,然后就有了这篇文的脑洞

      

 

     

      

      

       
      

      

藏风

已经在码字了(◍ ´꒳` ◍),另外,想问一下大家想看更虐一点的还是轻度的,糖中带渣还是直接大刀的那种?(๑‾ ꇴ ‾๑)

嘿嘿嘿,我又肥来了,突然想写一个甜虐的番外,这周末应过会更(学生党一枚),我居然有一百零六个粉丝了,谢谢大家( •̀∀•́ )但其实小可爱们如果有时间可不可以评论一下,我觉得评论的话,能和大家互相交流一下,了解大家对这篇文的看法,好了我撤了⊙▽⊙

完结啦啦啦,祝大家学业有成!( •̀∀•́ )
溜了溜了

藏风(四)

       “……”

       一回神锦觅发现自己又画许多关于润玉的画,想来怕是魔怔了,自从润玉登基大典开始到如今,总是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笼上心头,锦觅想了许久,非要形容的话,大概,是自卑。

       分明站在离润玉最近的那一排,彦佑离她不远,还悄悄与她传音说我们这是抢到了最好的位置。但是离得越近,越能感受到一种如山的威压,特别是加冕礼成后,润玉浑身的威压释放到了极致,自己在前排,受到冲击最为强烈。

       在锦觅如其它众仙一样顶礼膜拜之时,锦觅一直看着润玉,平日里的亲和温润全然消失不见,周身环绕的只有冷厉与肃杀,一举一动无不彰显着帝王之气,如明月清寒皎皎的俊脸看向众人时不带一丝波澜起伏,仿佛把什么都尽收眼底,胜券在握。巍然不动,威严自来。

       一个真正的帝王。

       锦觅突然心跳漏了一拍,后来润玉说了什么全然没听进,直到大典结束,润玉从高台上走下询问她站这么久是否累了,她才回过神来。

       自陨丹吐出后,锦觅时常昏睡,醒来的时间也少,浑浑噩噩便是大半年,婚期定在来年春天,故而这么一来很快便只余两月了。润玉刚登帝不久,所需处理之事繁琐,即使如此,还是常常去看锦觅,替她捱下被角之类,这般照顾,锦觅只觉得心中的异样越扩越大,好在身体终于是稳定了,也不想再让润玉分心,便告知了润玉注意休息后回了花界。

       本来也就忘了,在花界待了十多天后,锦觅偶然听见一只蛐蛐精与花精在议论她与润玉的婚事,虽并直接说明,但也表达出了替润玉以为不妥之情,说润玉只是看中了自己的皮相云云。

       本来这种言论也不是第一次听了,以前从未上心过,但心态变幻后便不一样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_ _ _ _ _ _ _ _

       难不成是婚前焦躁?

       魇兽盯着许久,见锦觅作画的速度越来越慢,直到静止,鼻头重重嗤一下,锦觅定了定神,将最后几笔画完。

       “怎么样,还是很好看吧,我这作画技巧也是锦氏……一绝,只可惜呀你想学,也学不了。”

       魇兽看了看润玉的画像,难得没有露出轻蔑。

       锦觅还是照例挑选了几张最为满意之作仔细收入囊中,其它的便用法术理好放在桌上。

       长芳主恰巧来寻锦觅,正入眼帘便是一个花容月貌的少女,侧脸线条柔和流畅,十分好看,盯着桌子上的丹青微微失神。长芳主暗叹了口气,这几日锦觅总是如此,也不如往日开心活泼,倒像是有什么心事,本来以为锦觅不过回花界小住,但如今还是没有想回天宫的样子,润玉也时常来看她,不过每次都只远远地看着,只有锦觅入睡时才走近用手抚摸一下锦觅的发丝或脸蛋,长芳主也只当不知。

        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问一下的好。

        “锦觅。”

        “长芳主你来了。”

        “我无赶你回天界之意,只是这么多天了……可是与润玉闹了矛盾?”

        “欸?”锦觅一双眼睛像是忽然注入了灵魂,倏地亮了。

        “没有没有,哪有的事,润玉他待我极好。”

        “润玉这些天时常来看你,每次都不想让你发现一般小心翼翼。我问过他,他只说不忍打扰你。”

        “润玉他时常来看我?”锦觅果然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你不愿说我也不再追问了,只是逃避终不是办法。”长芳主说罢,正欲离开,却被锦觅叫住了。

        “不是,我不是不愿说,我只是想多想想。长芳主,不瞒你说,我觉得自己不够好,若我嫁于他,委实委屈了他。”

        长芳主听见锦觅的话忽悠展颜一笑。

        “原来如此,你啊,”倒是我多心了。长芳主用手指轻指了一下锦觅的脑袋。“解铃还须系铃人,你不妨直接去问问他。”

       

        锦觅去时,果然润玉依旧端坐在九霄在批奏折,便悄悄传音与那待卫:‘劳烦仙侍待陛下休息之时再告诉他我在璇玑宫中等候,谢谢了。’

        锦觅自上次到润玉元神走了一遭后,大半年都在自己府邸昏睡,也未来过璇玑宫。润玉也因政务在九霄云殿住下。

        此番去璇玑宫,的确小小地吃惊了一下,璇玑宫扩建已近尾声,只剩寥寥几人。虽然宽敞了许多,外形也有所变化,但基本的布局未变,也不至于在宫内乱窜并且不得不提不愧是仙家修建,在花界时锦觅也见过修宅,不过都是最寻常的材料,而这璇玑宫竟是十年灵石与最好的玄玉,星砂,瑶山天池水混合所砌。如若说璇玑宫是清简,那么如今的璇玑宫真真是繁复,但并不显俗气,古朴深沉罢了,隐隐有些气宇轩昂。

        其它的暂且不提,但住宅而已,竟用了那么多十年灵石,自己看见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奢侈,实在是奢侈。

        虽然锦觅已位列仙班,心愿已达,也不再对灵力太过执著,但是,但是还是有几分上心的,实在看不下去这般浪费灵力之事,便出了宫门,到远处的暗林去了。

        夕阳西下,余晖满天,潭水也因此波光粼粼,投石下去涟漪漾开煞是好看,锦觅坐在岸边轻抚魇兽,但见一人影匆匆从虹桥上赶来。

        “觅儿,抱歉,我来晚了,竟让你等了这么久。”润玉从未这般慌张过,锦觅看着他,慢慢笑了,变幻出一叠宣纸。

        “润玉,我做了些丹青想赠与你,希望你喜欢。”

        这些丹青内容各有不同,却都有一个共同的人物。

       润玉。

       或是牵了魇兽布星,或是笑着看向画外,或是垂下眼敛执笔写字……一张张翻着,夕阳拉长了万物的影子,也照得润玉的眼睛分外通透。分明只有十几张丹青,润玉却仔细观摩许久。笑意一点点漾开。

       “谢谢觅儿,我甚欢喜,定会一生珍藏。”

       锦觅看见润玉的眼睛,那里面的欢喜掩都掩不住,像喝了上百坛桂花酿,“润玉,你真的……要立我为后?我希望你再想想。”内心几番挣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觅儿,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在锦觅看不见的地方,润玉的手隐隐地有法术酝酿。

       “我觉得我不够好,只相貌还过得去,灵力也未见得有多高强,除了会变幻花草也无其它擅长的,你若娶了我委实委屈你了。我想,可能是婚前焦躁。”

       “觅儿,你回花界难道也因此?而不是我哪里让你不高兴了?”

       “……是。”

       锦觅原以为润玉沉默须臾,是在认真思考。没想到润玉也如长芳主一般,倏地笑了,再看向她时眼底有光泽流转。

       “抱歉觅儿,你实在是太可爱了。不必有这些顾虑,你曾说让我对自己有信心,你也要对自己有信心。我心中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人,从前如此,往后也一样,觅儿是第一个对我好,与旁人无异的人,也是对我最好之人。以后别胡思乱想了好吗?也不要离开我,觅儿,我好高兴。”

        “好,”锦觅看着润玉,心下暗自下了决心,如承诺“润玉,我会学着变得更好,直到足以与你相配,我也,再不会离开你。”

       

        长芳主看见空无一人的卧房,想到果然锦觅孩童心性,不过也是很不易了,薄情之人一旦动心,便是一生,这俩孩子实乃天作之合,如此自己也放心了。




_________请看我

开学前最后一更,剧里虐得肝肠寸断,我只想把陨丹,浮梦丹,忘川水全给大龙吃了。ಥ_ಥ
这篇文还是该认真完结,下章就安排大婚!!!
       

       

      

      

      

       

       

       
       

关于藏风

抱歉我这两天没有更文,也对关注我,发过评论,点过小红心还有推荐过的小天使们说声对不起了,可能下一次更要拖到很久了。。。。真的很对不起,取关什么的都可以的,对不起你们的支持了(´・_・`)。其实我就只是一个小透明,因为和你们一样非常的喜欢润玉这个角色,也很喜欢锦玉这对cp(现在也很喜欢)便有了藏风,这也是我第一次写文,文笔也很粗糙,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创新,短板也很明显,没想到居然有了很多人的观看,也看见很多熟悉的小可爱在支持我,有些虽然有些没有怎么评论,但每一次发文后都能看见在推荐啊收藏啊,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本来我预想可能有几个人点个赞,或者是更幸运一点,能有人评论,没想到现实远超我的预想,谢谢,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也很知足,谢谢你们让我有了这么一场这么美好又奇妙的体验。
本来是想安静地做个小透明,努力完结藏风,但是这几天微博的事情可能大家都知道了,我没有说谎,这两天我把时间都花在去和别人争论去了,现在感觉很无奈,也有点想对小六哥说抱歉,是我们不够强大。我知道自己人微言轻,但也想给看见这篇碎碎念的小可爱们一个小小的劝告,去争没有用的,时间砸上去了,还会让自己感觉很心累。不如去看几个魔云熙的云罗辑或是沙雕日常(๑‾ ꇴ ‾๑)
看了几篇文,感觉罗云熙小六哥是真的很好,重情重义也很会过生活,和同事相处也蛮融洽,有几个自己的小爱好,一个暖逗大男孩(虽然已经三十岁了,住嘴你这个魔鬼๑乛◡乛๑)。我看见有人说只要罗云熙时不时有戏拍,过得开开心心的,时常发个沙雕日常就知足了。我觉得我也是一样,我希望他开开心心的,有戏拍就知足了。
永远可能不大现实,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会关注支持他。乐乎真的是净土,以后我还是会到处逛乐乎,在关于罗云熙或他扮演的角色贴子下评论什么的。
感谢与大家相遇一场(´・ω・`)谢谢